lord647

要面临多少生死离别
才能从中抽离出来
旁观 恐惧 冷漠 直至灭亡

无意义的形式是为了什么


被这种东西折磨得体无完肤

必须要做的 和丝毫没有意义的
这种煎熬和无力着实又让我面对了把现实

重复与机械 比起内容更注重形式 这是什么逻辑
这是对的逻辑?

我的思考与抗拒迟来了些
被应试与死板禁锢起来的时间里没有时间思考
直到现在才发现与别人脱了节
活在理想的世界里又出不来

羡慕其他人能快速的融入
又不齿于这种随波逐流的状态
这个负能量终究来自自己

想放纵想麻痹自己 又讨厌这样的自己

感知力弱一点再弱一点



我知道我大概永远都不能像我所认为的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了 也不会有正常的生活 当然每一段都是断断续续短暂又极度存在的
还是不想表达负面情绪 社交媒体并不能使我表达出来 亦或者我并不想让人看到我的消沉与低落 怕人远离我 小时候我绝对是一个乐观的人 遇到的人和事使我逐渐丧失了很多东西 我也并不觉得成长之前我过的有多快乐 与以往相比的痛苦来看 现在的痛苦也算不了什么

伊伊说我是个极端的人 我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还是会觉得孤独 这种孤独使我从所有人中剥离出来 变得冷漠又乖僻 很多时候是发自肺腑的情绪 也掺杂了自发的假象
我质疑其他人的真诚与否 是因为我太明白怎么欺骗了 也后知后觉的极度厌恶这些东西 我将我做过的做错的事情抛在身后 但他还是实际存在过的 并不是虚无

要逼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这才是真正的成年人?
这种道德上的义务和责任感? 我的确从道义去遵守了 却让自己一再煎熬

倘若这是我盲目至极后的想法
也快有转机了
若是无病呻吟 大概是真的病了


总是在围绕着自我 围绕着人本身矛盾与思考
希望数年或是几个月后就能豁然开朗 嘲笑这时的自己


我是认可普世价值观的 毕竟我存在在这个世界里
在人类社会中 在秩序中
但就是无法接受虚伪的人性 这两年愈发觉得令人作呕
我可能也难逃厄运

向往真实 这种我与人之间的矛盾转化成本身的矛盾 因为我无法孤立自己 脱离开其他人 那也是一种痛苦 因为格格不入自我怀疑和否定也是一种痛苦 所以只能不停的寻找 大概会陷于其他痛苦之中

就在不同的困惑里不断前行
所以别停下来 别回头 先走下去 看看能走出什么样的轨迹


Ps
有时候面对一些人表面微笑坏心思却一点都藏不住
会有无限鄙夷
收起一切表情 冷漠相待


戒骄戒躁 反思 并不是自信 而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去轻视别人

反思 别拿自己的标准放在别人身上 没有任何理由的强求也都是很恶心了

我发现无用的社交少了以后思考的确会变多

或者可以从沟通中得到些什么碰撞出什么


我说 意义 存在即合理
伊伊说 艺术家
我说
大概一直是残缺的或者一直是矛盾的 自己和自己都统一不起来 就没法很好的去跟外界相处
伊伊说 有能力在自己的世界里活着也很好


每天的开心一度两度三度亮度都是极开心的 但不能持续

这两天 见小妤

很多年没见
没有改变
她是无比坚强坚韧又睿智的人
几年前觉得自己考虑事情多 较于其他人成熟一些
但在她面前我一直都幼稚一截 像个孩子无限莽撞
到现在 我早早的停下了 再也没有长大了

她说我变了很多 变的平和又有些沉重 收走了所有的刺也不再张扬
不知道是该伤心还是喜悦

聊很多 觉得庆幸又愧疚
也心疼
也有无形的压力逼迫着
觉得靠自己的努力生活很好
经历了什么都在认真的开心的生活
没有去逃避

伊伊说这样太努力生活的人会让她有距离感
我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
这样的人能量太多 也会让我有压力
但现在我欣赏这样的人 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希望我会变的更好 不慌张不焦虑
做好随时迎接死亡的准备
也要随时过的开心尽兴
由衷希望身边的人都幸福

做一颗树 遮风挡雨
做一颗树 开花结果

肇事逃逸

收到
铺天盖地的消息

每个人还是干着该干的事情
残酷到令人发指

我真希望我不在这样的世界里
希望我从未存在过

3.23

今天挺开心的
不只是因为失眠
听好玩的电台
睡了午觉
看了猫

大概是看到了无敌可爱的小朋友

3.20睡前小记



我是一个残缺的漏洞百出的人
所以不会选择与闪着光的人在一起

幸福的耀眼

少年不知愁滋味

等一切都接踵而至 总得蜕变了
要不就是压垮要不就是重生


想不浮躁
踏踏实实的写字
最近没有一篇能让自己满意

😠

上课开小差


听一个人讲话大概就能对性格猜个七七八八

有的刚开始听就觉得不喜欢
不合乎口味
认为自己只有16岁
语速特别快重复数遍


其实不如干净清楚的说一遍
落落大方耿直些的更喜欢